咸鱼  

【黄叶】宅男与野兽1

《宅男与野兽》

黄叶

半架空,私设多如狗

OOC属于我

 

 

01.

 

正值第一赛季结束后的夏休期,俱乐部里的人该回家的回家,该旅游的旅游,而原本会陪在叶修身边的苏沐橙也去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夏令营,要到假期底才回来,于是平时挤满人的嘉世训练室瞬间只剩下叶修孤家寡人一个——准确来说,和一只猫。

 

此时的叶修,正和这只黄色的虎斑猫大眼瞪小眼。

 

猫是叶修出门买烟在小巷子里见到的,瞧着这瘦不拉几丑兮兮的模样,估计是被哪家人嫌弃了给扔出来自生自灭的。嘉世附近的野猫特别多,而且都特别凶残,看见陌生的,不管是人还是同类都喜欢先...

《寻找ATM》

暗表

架空

无任何考据,仅为满足个人的自娱自乐产物。

OOC属于我。


Summary:某一天武藤游戏得到了一台当下最流行的卡牌类游戏战斗掌上机,本是一台因无法开机而被遗弃的游戏机,没想到却被游戏打开了,而里面的NPC向导和别的向导竟有着天壤之别……


01


眼前的游戏机不能说是崭新无暇,盖面上有好几道划痕,边缘也被磕碰掉了一些漆,但这些并不足以影响整体的美观。暗金色外壳再加上翻盖上印着的陌生符文,整台游戏机给予了人一种奇妙的神秘与时代感。武藤游戏在脑海中寻找着海马集团发行过的所有系列的卡牌战斗游戏机,却...

苍红 《余年》


《余年》
——政宗殿下,您的眼睛里有着另一片苍穹。

01
士兵们的尸骸遍布这块受战争洗礼过的土地,残戟断刃诉说着战争的激烈无情。风吹过扬起的硝尘混杂着浓厚的血腥味。

残阳如血浸红了整片土地。 伊达政宗和片仓小十郎的身影被拉得无限长远,他们静默地看着那把折断了的焰红十文字枪歪斜地插在这片土地上——这曾是真田幸村的爱枪。如今被主人无情地遗留在乱世。

战争将会沉淀为历史,无论什么都逃脱不过成为过去的遗迹的命运。包括那些逝于战场上的武将士兵不灭的灵魂。 他们都是为了最终同样的目标而浴血沙场。未来对他们来说望尘莫及,在他们踏上戎马征战的道路的时候,就注定了他们是属于过去的。

真田幸村也一样。...

王杰希(花间游/秦风花)x叶修(焚影圣诀/破虏喵)

——

万花谷里谁人都知道,王杰希是十年难遇的单修花间心法的奇才。可自从王杰希某天出谷归来,顺手救了一个西域人后,一些新修花间派弟子便总能看到他拿着离经心法的书,在屋前的竹椅上泡一壶上好的顾渚紫笋,一坐便是半天。
倒是可怜那顾渚紫笋,从冒着袅袅烟气变成乏口的凉茶也未曾被碰上过一口。只是屋里西域人的动静,总逃不过他的耳朵,稍有响动,王杰希看得再入迷,也会放下书,起身回到屋里头。

谈到那个西域人,王杰希总是绷起一张脸,一副不愿多谈的模样,但万花谷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单修花间心法的王杰希,是为了那西域人才去修的离经。
最有体会的莫过于王杰希的得意门生...

二.犹如羽毛拂过般不经意的亲吻


17岁源氏&20岁半藏

充斥着OOC与私设与我的臆想。


-


自成年后半藏就开始愈发忙碌了,为了成为岛田家合格的继承人,他不得不压榨自己的时间去学习各种各样的事物。可以偷闲的日子早已一去不复返,没日没夜烦杂无味的课程充斥了他的生活,然而这些都并非真正扰得他心生烦闷的原因。他那不安生的弟弟源氏,近些日子实在是太能闹腾了。他们的父亲对源氏的管教从小到大都是放养式的,而且就算管教了,源氏也未必会听取。整个岛田家能管得住源氏的也就只有半藏了。岛田二少爷在兄长面前乖巧得犹如一只纯良的小白兔的形象已然不是什么秘密...

狂流

CP:黑羽快斗x工藤新一 / 向哨

注意:OOC与私设有。


              By:Lisn


工藤新一皱着眉,脸上毫不掩饰地堆满了不耐烦。作为一个战功赫赫的上将,他一直是军部里那些老家伙们的宠儿,而加上一个能力拔出的哨兵的身份,就更是“塔”里元老们的重点关注对象。所以当不知道第几次看到有新的不认识的年轻士兵站在跟前,工藤新一的心底便无法抑制地腾升起一股夹杂了丝许痛苦的烦躁。已经快二十九岁的他...

七月流火

CP:山坂

声明:私设与OOC属于我。


               By:Lisn


真波山岳最近总觉得自己是旧病复发了。

小时候体弱多病的问题在开始骑自行车时就逐渐好转至痊愈,就算是在高中三年那三场激烈的IH中也没有发生任何不适,不如说,身体感觉不是一星半点的好。然而最近不止是训练,就连单纯的爬坡放松也会让他的心脏像被捆绑了千斤重担般不堪重荷而阵阵发痛,肺部也像泡浸在水中,无数水泡堆挤在气管里让他难以呼...

三人的故事

1.捡到了猫

苏沐秋在一个雨天里捡到了一只猫。

那天的天空阴沉压抑,乌云翻滚,雨水密密麻麻地捶打着这个城市。猫蜷缩着身体在街角的拐弯处瑟缩着,黑色的短毛被雨水打得光滑锃亮,金色的眼睛圆骨溜的,就这么直直地望着他,高傲而坚定。

这让他想起一年前遇到叶修的情景。

少年背着一个不算鼓的背包,落魄地蹲坐在一家商铺的玻璃橱窗前,运动鞋粘了泥土,裤脚衣袖都被卷起,露出白嫩的小腿和小臂。

苏沐秋就在不远的地方看着。少年虽然落魄,但眼睛却异常明亮,像星点稀稀碎在里面,闪熠着点点光芒。少年执拗地注视着这座被雨水打湿变得朦胧的城市,有些瘦小的身躯,苏沐秋却看到了那里蕴含的力量与无限未来。

然后他注意到了少年搓着手臂...

Doris
周叶

“不错嘛,小周。”叶修站在一旁,看着周泽楷已有几分专业水平的动作,毫不吝啬地发出赞叹。

Latte香醇的味道飘溢在狭小的空间里,周泽楷此时正拎着拉花杯,神情专注地在浓稠的奶泡上描绘叶片图案。

挽起的袖子露出一截白白的手腕,腕处凸起的骨恰到好处,煞是好看。

拉花从叶子根部开始,周泽楷的手腕平稳地左右水平来回晃动,杯子中很快就出现了白色的“之”字型奶泡痕迹。

周泽楷依旧全神贯注,逐渐往后移动拉花杯,手腕晃动的幅度也开始缩小。叶片的形状已经清晰可见,周泽楷拎着拉花杯的手往前一带,顺势拉出一道细直线,画出了叶片的叶梗。

完美收杯,精致的叶型纹理呈现在眼前。

全程都在观看的叶修毫不犹豫地鼓起掌。

周泽楷...

《如月》
源藏♀
私设与OOC注意

-

他小时候曾亲眼看着附近一位待他很好的女子出嫁。那位温柔似水,老喜欢做一些零嘴小吃然后偷偷塞给他的大姐姐,带着宛如春风拂过新生花草的笑容,对仍然懵懂无知的他说,我就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再也不能给你带好吃的啦。源氏记得当时的自己只是因为再也见不到这位对他如此好的女子,以及再也吃不到比家中厨娘做得还好吃的团子与糕点而在年长三岁的家姐怀里嚎啕大哭,并任性地扯着姐姐漂亮的和服袖子抽抽嗒嗒地求她永远不要出嫁。而他那拥有着与普通人家小孩不同的睿智和成熟的姐姐半藏,在碰到年幼弟弟的眼泪时也会手足无措,只好拿着绣有鹤竹花纹的袖子去擦弟弟哭花的脸,顾不上鼻涕眼泪蹭了一手...

©咸鱼 Powered by LOFTER